五味杂陈

[叶子的天空]情为五子

字号+ 作者:以和为贵 来源:本站原创 2006-03-11 05:56 我要评论( )

连珠传奇系列之前传《五子问情》 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 第一式 两小无猜 静灭师太面无表情,伸出紧握的右手,请施主猜先。 飞星稍一犹豫,未及开口,弯月已经抢上一步,坐在棋台右侧,师父,不必猜了,弟子愿执白棋。 钟声一响,飞星先闭了闭眼

 

 

 

 

  连珠传奇系列之前传——《五子问情》
  
  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
  
  第一式        两小无猜
  
  静灭师太面无表情,伸出紧握的右手,“请施主猜先。”
  
  飞星稍一犹豫,未及开口,弯月已经抢上一步,坐在棋台右侧,“师父,不必猜了,弟子愿执白棋。”
  
  钟声一响,飞星先闭了闭眼睛,睁开时,黑子已经静静地占住天元,白子随即直止防在黑棋下方,两颗棋子紧紧地贴着,仿佛是最亲密的伙伴,在说着别人都听不到的悄悄话。。。
  
  飞星又依稀见到了童年的那条小河。那天,他和一群棋童刚刚战罢得胜,尽兴之后才发觉已经浑身大汗,他飞似地跑来河边,准备洗个痛快。却发现,一个小女孩正在河里戏水,水花激荡下,她“咯咯”地笑,阳光照得她的笑容宛如透明似的。她抬起头,看见了他,冲他笑了笑。
  
  他傻乎乎地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“我在抓鱼啊!”她闭上眼,一脸陶醉的样子,“我最爱吃鱼了,娘说我是属猫的。”他搔搔头:“那……以后我就叫你小猫好不好?”“好啊!”她微笑着说。
  
   第二式        无中生有
  
  两打的点是当今最流行的下法,弯月毫不迟疑的拿下一子,随即做了一个活二,黑棋不甘示弱,连消带打,落下攻防兼顾的一子。观棋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喧哗,只听见“啪、啪、啪…”的落子声。棋盘犹如刚刚降下夜幕的天空,闪亮出一个又一个的星光,互相招呼着伙伴,排成阵形,斗转星移。。。
  
  只有飞星喊她小猫,她的名字是弯月,是雄踞关中棋坛首位多年,人称“不识输棋”弯云弓的惟一掌珠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要好的一对。他们一起采花摘果,捉鱼捕雀,让清脆稚嫩的笑声响遍了山谷。他也是她的保护神,在她快要认输的时候,他在旁轻轻地一句话,往往会转败为胜。
  
   他们即是最好的朋友,又象是一对兄妹。直到有一天,他为她兴冲冲地插上一朵刚刚摘下来的百合时,见到那漆黑的秀发和白皙修长的玉颈,心中突然觉得一阵茫然。她等了半天,不耐烦地转过头来,见到他的眼神,心中一颤,不由得低了下头,于是,他们知道,有一种感情滋生了。
  
   第三式        金风玉露
  
  棋盘上刮起黑色的旋风,活三、跳三、做棋、争先,白棋机智地周旋着,每一步都防得恰到好处,仿佛在给黑棋伴舞,又仿佛是在带动着黑棋的脚步,棋局向着未知的方向延伸。。。
  
  柳树下,弯月笑倒在飞星的怀里。他问:“又怎么了,这么高兴?”她又笑了一回,才道:“那个王公子,哈,真是个草包!还没到二十步,就被我连成了五,脸都青了,没等媒婆发话,就转身灰溜溜地走了……”他责备道:“你呀,不应该让人家输得那么难堪。”她气得撅起了小嘴:“不让他输,难道让他赢啊,难道你想让我嫁给他?”他忙道:“对,对,该赢他,在这世上你能嫁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我飞星。你等下月我考取上棋士,就正大光明地去比棋招亲。”
  
  “ 你可一定要来啊……”她话还未说完,唇儿早已被封了。半晌,她才微喘着说:“后天,爹爹要迎战域外棋魔“黑石”,我又能偷偷跑出来看你了。”“你爹会赢吧?”他担心地问。“当然,爹一定会赢,他是这世上最好的棋客!”她坚定地答,眼中闪烁着祟敬的目光。
  
   第四式        梦断巫山
  
  黑棋左冲右突,终于没能化优势为胜势,白棋粉碎了黑棋取胜的希望,黑棋已经久久不曾落子,仿佛是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,依然沉浸在美好的幻境不愿醒来。。。
  
  “你真的要入绝情棋庵?”飞星焦急地问,弯月背对着他,紧紧地抿着唇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他急了:“这世上还有许多的绝学,何必非要学绝情棋谱呢?你知道,那是绝情棋庵的镇派之技,一向不传给俗家弟子的!”她猛地转身,激烈地道:“爹临终前说过,只有绝情棋谱能破黑石的定式大阵,爹的话不会错,无论如何,我一定要完成爹的遗愿战败黑石,所以,我情愿出家!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痛苦地道:“那我们呢?”她细细看他的样子,似乎要把他记住一生一世。然后她道:“请你忘了我,好吗?”月光下,她的脸色格外苍白。
  
  第五式       万古劫灰
  
  黑棋不得不转入防守,因为已经没有了外势,走得很是艰难,白棋仿佛统领着千军万马,布下十面埋伏,黑棋在乱军中顽强地作着努力,争取着种种的可能。。。
  
  飞星疲倦地坐在泻玉泉旁,双目通红,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三夜。终于,他听到了脚步声。他精神一振,腾身而起,果然,他看到了她,尽管她穿了一袭朴素的青袍,走在一群女尼中,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。
  
  “弯月!弯月!”他惊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,“我被无名大师收为弟子,学得了弈心妙手,战败了黑石!你不用学那绝情棋谱了!”一个年纪极青的小尼好奇地问:“弯月师姐,这是谁呀?”她无奈地望着他,缓缓道:“我不认识这位施主。”他惊呆了,愣愣地看着她渐渐远去。
  
  第六式      生死冥河
  
  棋盘上,已经落下近百子,白棋占着强大的优势,每一步棋,都好似一把利剑,狠狠地把黑棋削得七零八落,黑棋疲于应付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棋面上,黑棋已将抓三三禁手,一旁观战的静灭师太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那个年纪极青的小尼却担心地“啊”了一声。。。
  
  静灭老尼缓缓将手中的信放下,沉思不语。
  
  “师太……”飞星期待地道。静灭看了他一眼,才道:“弯月的天赋极好,乃是百年来第一个将本派神功练到第九段的弟子,更何况……”只听静灭师太的声音遥远得如同来自天外,“她又是本派第一个在三年内将绝情棋谱的回心七式全部练成的奇才,贫尼欲传其衣钵。”
  
  他木然无语。
  
  “不过,施主还有一个机会,”他猛地抬起头,“下月十八,敝派举行论棋大会,只要施主能接得下绝情棋谱的回心七式,贫尼做主,答应弯月下山!”
  
  第七式        情天难补
  
  黑棋在棋盘中部遥遥牵出一子,犹如画龙点睛,犹如春风解冻,把零散的黑棋重新凝聚,连续腾挪跳四争先,冲四防守,跳三长连,以禁破禁!黑棋张开深情的臂膀,将白棋的杀气化于无形,棋局一片详和,如同看破尘世恩怨的心怀。
  
  她抬起头,那样定定地看了他好久,他站起身绕过棋台,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,轻轻地呢喃:“小猫……”,她突然热泪盈眶,扑入他的怀中,他紧紧地拥着怀里的人,向面色慈悲的静灭师太缓缓说道:“情天仍然可以用情来补。”然后,两人依偎着走下山去。
  
  夕阳为两人镀上一道明艳的金边,晚风吹拂,衣袂飘飘,遥遥望去,恍如神仙中人。那年纪极青的小尼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,不由瞧得痴了……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